AXD专访 | 一位设计师的诚意

THE POINT OF VIEW FROM “HEART + DESIGN LEAGUE”

来自“心+设计学社”的观点
——专访台湾著名设计师邱春瑞先生


整理 | 张轶青

图片 | 台湾大易国际设计事业有限公司提供



AXD:邱老师,你作为台湾设计师在中国工作多年,在你眼中,大陆和台湾设计,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呢?


邱春瑞:我觉得是诚意的问题吧,因为诚意,台湾的设计师会把每个案子做得很深入,大陆设计师就诚意而言相对要弱一点,反映到作品上就是台湾设计师更多讲求完美度,大陆设计师讲究完成度,这是不一样的。


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不是因为大陆设计师专业能力的问题,而是业务量的问题。在台湾,一个设计师一年可能完成四到七个项目,就已经饱和了,再多也没有办法完成了。而大陆这边呢,一年可能要做40、50个项目。所以,台湾跟大陆相比,效率是不一样的。这是市场的问题而不是专业度的问题。


AXD:你们来到大陆以后,用台湾那套思维和流程,能够适应大陆客户的要求吗?


邱春瑞:有一定的困难,但是,我们在遵循大陆现状的前提下,依然坚持追求设计项目的品质感。经过这么多年,成效基本上比较满意,也得到了客户的认可。


AXD:在你服务的设计领域内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呢?


邱春瑞:我关注设计适合不适合客户,能不能达成客户的需求。


方法是针对每个项目进行重新思考。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为了作品而去做设计,其实不是,客户在提出需求的时候,由于条件不同,目标也会不一样。我会在每一个项目的差异化中,去寻找项目成功的关键因素。以此确立项目的定位,将项目变成私人订制,就没有办法山寨。


因此,善于去发掘客户和项目的独特性,是我在设计中最关注的问题。


邱春瑞作品 |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



邱春瑞作品 |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

邱春瑞作品 |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


AXD:设计师能为项目提供什么价值?


邱春瑞:这里存在对设计价值的判断和态度问题。有些业主,可能对他的行业很熟悉,但是,对设计知之甚少,但又想参与到设计中来,而且自我感觉良好。我们应该尽量规避这类客户,不去做这种项目。因为这会很浪费我们的时间,可能导致损失掉更适合我们的项目的机会。作为设计师,不仅客户在挑选我们,我们也应该挑选客户。


设计师和业主应该想法一致,各事擅长。设计是一种专业,我们一年要做40、50个同类型的项目,如果我们的技术力量能够帮助客户完成这个项目,就能让他们少走很多弯路,设计师的价值就在这里。


AXD:那么,在设计流程和设计方法上,你认为你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?


邱春瑞:我们会从建筑一直往室内设计去做。我一直认为,建筑跟室内设计是分不开的。如今,市场已经开始追求差异化,而不是同质化。设计师的原创价值也慢慢开始在回归了。我们有时候跟客户合作不成功,90%是因为沟通的问题,如果说我们的沟通方法能够更先进一点,其实我们会更顺利。

现在的设计跟以前不一样了,设计师必须从策划就开始介入。因此,前期就应该形成一个故事,优势和劣势都要分析,包括建筑该怎么做。然后延伸到室内设计,怎么做可以省钱,而不是盲目花钱。


我们目前的状态是从整个总规、建筑,一直到室内,这种项目现在基本上占我们70%的业务。


邱春瑞作品 | 华联城市全景花园


邱春瑞作品 | 华联城市全景花园


邱春瑞作品 | 华联城市全景花园



AXD:你认为作为优秀的设计师,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和素养呢?


邱春瑞: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,知识面一定要广,要懂很多东西,才可能把不同的项目发挥得很好。就我个人来讲,什么东西都想碰,什么都想研究。


AXD:你说过文化才能让一个国家、一个人强大,怎么理解呢?


邱春瑞:一个人有文化才有气质,才知道礼义廉耻,才知道怎么规范自己的行为。文化是一种信仰,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文化,算不上是一个强国。意大利的设计为什么好,因为它有文化自信,才能尊重别人的文化,只要是好的,就不排斥。只有尊重别人的文化,才能爱自己的文化,才能成为一个强国,设计也才能强。


为什么“软装”可以在我们国家风行,在欧洲却不行?因为他们美术教育很彻底,他不自己玩,就很痛苦。他们怎么会把这种带给自己乐趣的事情交给一个软装设计师,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只有在中国才有“软装”的概念,在国外没有。有些人假借一个设计师的身份做软装,导致很多问题。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问题还是挺大的。


AXD:作为年轻设计师,从涉足这个行业到发展成为优秀的设计师,需要走过怎样的轨迹呢?


邱春瑞:青年设计师在成长过程中应该多实践。


大陆的设计师比全世界任何国家的设计师都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因为项目多、体量大、类型丰富。设计师正在进行的作品,其实就是为下一个作品做准备,下一个作品就是上一个作品的修正,设计师就是在不停的自我发现、修正与改变中成熟起来的。在这期间,技巧、观念在进步。所以,多做案子,是设计师成长的唯一途径。


从世界上的通行规律看,一个设计师不到40岁,是不太可能成熟的。现在很多平台鼓励青年设计师站出来,但是他们其实还很不成熟,经验和知识面也远远不够,因此要注意谦虚,不要张牙舞爪。现在针对80后、90后设计师的活动很多,这是好事也是伤害,因为拔苗助长足以毁掉一个有天分的设计师。


邱春瑞作品 | 莲邦广场艺术中心


邱春瑞作品 | 莲邦广场艺术中心


AXD:如今,各种级别的奖项穿插到一位年轻设计师从青涩、成熟到优秀的过程。您如何看待这些奖项对他们的帮助?


邱春瑞:奖项对青年设计师而言,是利器也是凶器。设计师能获奖,说明他有天分和资质,但如果不够谦虚一定会完蛋。因为实际上他们并没有那么强大,只是刚好有这个平台让他们有机会露脸而已。我看过很多青年设计师的作品,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也有不足,如果因为获奖而沾沾自喜,那么,就可能无法进步了。就像一块海绵,把水吸满了,还怎么吸收其他营养呢?如果年纪轻轻就已经满了,那就完蛋了。设计师必须吸收到80岁才对。


所以奖项仅仅是工具,设计师应该在平衡的心态下去利用这个工具。青年设计师可以多和老一辈的设计师、以及其他领域的老师们平等交流,因为我们讨论的是观念和技术,而不是讨论你的年纪有多大。


AXD:青年设计师在发展过程中,最值得关注和需要学习的是什么呢?


邱春瑞:我认为还是修养吧!作品是可以练习的,但是修养会影响你作品的风格。技术再好,如果人品不好,方向就会有偏差。反之,如果人品好,修养很好,作品将会显示出不同的品质。如同做玻璃,有修养的人做的玻璃可能不会耀眼,但是光芒是隐藏的,它亮得有品质。但是,如果人品不好,或者修养不好了,你一眼就看到他的光芒了,作品仅仅是没有内涵、没有灵魂的建成物而已,一旦深究就会“见光死”。


作品比的是深度。技巧很简单,只要从业六年以上,技巧和50、40、30岁的设计师,不会差距太远。最大的差距体现在修养和沉淀上。


邱春瑞作品 | 莲邦广场艺术中心

邱春瑞作品 | 莲邦广场艺术中心


AXD:台湾的优秀设计师成立“心+设计学社”的目的是什么呢?


邱春瑞:“心+设计学社”的成员都是从台湾来到大陆的设计师,很多都已奋斗有30年了。这批设计师对大陆的设计风潮贡献不小,但是不团结,没有形成统一的话语,没有资源可以共享,甚至遇到挫折都没有倾诉的人和组织,很可怜。


这种状况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于是,我们组织一个团队并订下规定:台湾设计师在大陆必须有15年的从业经历,才能加入这个团队。15年在大陆的从业经历,设计师会有很多酸甜苦辣,能够形成共识,共同围护“台湾设计”的形象。我们在大陆获得发展的平台,应取之于社会,用之于社会。因为“心+设计学社”的工作还是要以大陆为主。


后来,我们也开始纳入台湾年轻的设计师进来。因为台湾的年轻设计师很不容易,我们有义务帮助他们,这是我们需要做的。“心+设计学社”的核心成员在大陆已经定居15年了,俨然已经是“台籍大陆设计师”了,我们必须先把这个角色做好,才能帮助更多的台湾青年设计师。


为此,我们做了很多活动,强调创立“中国式东方冥想”的美学理念,这会贯穿到我们的设计实践中。其次,今后我们会有一些公开课,与大陆设计师进行深入的交流,比如,怎么从基础工程到铁工、精工这样的细节统一等等。大陆的设计师在这一点上和台湾相比,有一定的差距,从材料的应用,到工法、细节的合理性,我们比较有经验,希望能帮助大陆设计师进入设计的正轨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子。


为什么现在设计圈会这么乱?因为门槛太低。那么我们应该让门槛变成非常专业,非常高,真正有能力的设计师才能体现出价值。我认为必须建立设计师的形象力。


设计师一定要用思考、用心去做作品。而不是用眼睛,这是我们提倡的。我们希望从艺术的角度来帮设计师,问理性的问题,用感性来考量理性,这就是“心+设计学社”。


AXD:好的,谢谢。


邱春瑞作品 | 宇宏健康花城


邱春瑞作品 | 宇宏健康花城

邱春瑞作品 | 宇宏健康花城


上一篇